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昌河单飞面临考验哈飞沦为代工厂

发布时间:2020-02-15 14:49:00

昌河单飞面临考验 哈飞沦为代工厂

闹的沸沸扬扬的昌河独立事件传闻不断,一则从长安高层口中说出的铃木早就想跟昌河断绝合资关系的话语让双方的博弈再次升级,虽然昌河立即澄清与铃木合作关系依然正常,但这起风波也让处在单飞关键时刻的昌河面临很大考验。

腾讯汽车根据各方消息,昌河独立只等国家部位审批。但与昌河同一时间入驻长安的哈飞却截然相反。腾讯汽车从哈飞内部获悉,除了哈飞旗下的赛马和松花江两款车型仍在生产,哈飞其它车型现在基本全部停产,而哈飞现阶段的产能几乎都用于为长安代工。腾讯汽车同时从中国长安内部人士以及哈飞高层两个方面获悉,哈飞已经与长安进行洽谈,下一步或将考虑让哈飞为长安福特代工。

昌河哈飞这两个曾经在微车领域辉煌一时的企业,重组四年后显然选择了不同的道路。昌河独立,哈飞代工,一个态度强硬,势必要谋求自治;一个态度妥协,任由母公司安排。

昌河盈利 哈飞巨亏

除了地方的支持,让昌河汽车有勇气独立发展的最大筹码就是与铃木的合作关系。目前昌河铃木(有景德镇、九江两个基地)主要生产合资的铃木牌汽车,合肥昌河主要生产昌河自主品牌的福运、福瑞达微面和福瑞达单双排车。与昌河不同,哈飞没有合资伙伴,只有自主品牌。 在2009年被长安集团收购前,哈飞汽车已亏损4.7亿元,而从2009年昌河汽车亏损7.38亿元的数字中可见,彼时的昌河惨过哈飞。 为了盘活两方资产,长安不遗余力的对其进行输血,据了解,到2012年底,长安已累计向哈飞和昌河提供了20亿元的直接贷款和44亿元贷款担保。

在母公司的资金输入的基础上,昌河积极进行降低成本与推陈出新。根据昌河汽车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陈平的表述,由于和母公司长安汽车一起联合采购,仅此一项就可以降低1.8亿元的成本。此外,昌河也加大了新品的开发和投放力度,从2010年的4月份开始,昌河汽车先后推出了北斗星e ,利亚纳a ,另外还推出了浪迪阳光版、福瑞达加长版。2011年,昌河福运、派喜又先后上市。

根据中汽协的数据,2010年到2012年,昌河汽车总销量从17.55万辆下滑到13.01万辆,但这其中,昌河铃木的销量却呈现不断上升态势,从2010年的7.67万辆逐步上升为2012年的8.41万辆,可以说,昌河铃成了昌河汽车的销量主力。

汽车行业营销专家张志勇指出,昌河铃木是支持昌河汽车存续发展的支柱

,没有昌河铃木,昌河汽车的经营,特别是自主品牌的发展就会受到很大的掣肘。 由于各方面的努力,重组一年以后,昌河减亏到1.8亿,到2011年,昌河更是实现了118万元的盈利。

但经过三年,哈飞却依然深陷亏损泥潭。早在2009年底,面临业绩惨淡,销量下滑严重的哈飞,长安汽车将长安之星S460车型转移至哈飞生产,同时将宽体大微客引入昌河。然而,以微救微的策略并未能奏效,在几乎所有汽车企业产销量突飞猛进的2010年,哈飞的微车销售却依然同比下滑了15.9%。

公告显示,截至2012年底,哈飞资产总额30.2亿元,净资产-46.1亿元。2012年度,哈飞实现销售收入26.8亿元,亏损约7.6亿元。 而在销量上,哈飞连年下滑,根据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哈飞销量已经从2009年的24.5万台下滑到2012年只有不到7万台,而2013年上半年,销量仅有1.68万台。 今年四月,长安汽车发布关联交易公告,称公司已于2013年3月29日召开第六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哈飞汽车续签技术许可、生产协作框架协议的议案》,该议案明确提出由长安汽车提供部分车型给哈飞汽车生产。

这是继2010年长安汽车与哈飞汽车签署的《关于技术许可、技术服务及生产协作的框架协议》的延续。长安汽车称,该交易目的是为了充分利用长安旗下整车制造和供应体系优势,有利于与哈飞汽车已形成的代工业务持续正常进行。

哈飞内部人士向腾讯汽车透露,现在哈飞旗下只有赛马和松花江两个车型仍在生产,其余的产品均已停产。

哈飞目前正在与长安谈合作,具体内容9月明晰。哈飞副总经理白晓亮向腾讯汽车透露。

来自长安的消息也指向哈飞代工这个方向。长安内部人士对腾讯汽车透露,目前的长安与哈飞在谈的合作方案有好几个,但未来会考虑让哈飞为长安福特代工。

可见,哈飞的代工厂标签是牢牢的贴上了。

社科院院研究员赵英认为,昌河与哈飞在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两个企业选择了今天的发展道路,昌河本身具有做小车的优势,而且其合资和自主研发的实力都比哈飞 强,所以哈飞只能选择依靠长安集团,按照长安的整体规划来发展;对于长安来说,也可考虑将哈飞做为东北据点,增强南北布局。

文化融合南辕北辙

除了发展模式不同,哈飞与昌河在企业管理和文化的整合方面也有明显差异。重组前期,原河北长安总经理刘正均(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原长安汽车销售公司副总经理李黎在内的长安集团派驻的高管团队分别进入哈飞和昌河汽车,组建新管理层团队。 但本应在母公司以及合作伙伴铃木的共同支持下慢慢发展的昌河,却在2012年初,因为长安欲注销昌河铃木生产资质而爆发了大规模事件。长安派驻到昌河的高管因为此次事件被悉数调离,而后,昌河汽车总经理和两位副总经理分别由童政荣(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吴继军和向连超担任,这三位均为老昌河汽车人。

与哈飞相比,昌河的管理层显然更独立。一位接近昌河汽车的人士表示。而昌河也地方支持下,开始谋求单飞之路。直到不久前,昌河与其母公司达成协议,脱离长安之事只等国家部委一纸审批。 对于哈飞的管理现状,却与昌河的半自治状态截然不同。

根据内部人士透露,哈飞的高管几乎都是长安派驻过来的。 根据哈飞汽车总经理刘正均的表述,销售公司除内部总经理和书记以外,其余人员全部都是通过公开竞聘的方式上岗。还有内部的管理人员,原来是两百多人,它精简过后只剩150人。

可以看出,首先在企业管理上,哈飞与昌河已经背道而驰,分别走出了妥协顺从和据理力争的两种道路。 赵英认为,企业的重组重要的就是文化融合,特别是对于昌河、哈飞与长安这样同属于国企的企业性质来说,文化的激烈摩擦要比一般私企整合难度大的多。

兼并重组是大势所趋,也是汽车业规整的必经阶段。汽车行业营销专家张志勇认为,无论是昌河的独立还是哈飞的代工,都不是车企整合的最佳模式。对长安来说,应该采取更加强势与怀柔兼容的政策,将收购的企业更快速地进行实质性整合,以符合集团公司长远的利益。 汽车行业分析师封士明认为,被整合企业也要站在更高的历史角度来看待整合。被合并并不意味着消亡,而是以另一种更大的形式在存在与生长。

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三亚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医院电话
遵义癫痫病专业医院
咸宁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