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大文宗 第三十四章 芙蓉国里,水盗来袭

发布时间:2019-09-20 15:59:04

大文宗 第三十四章 芙蓉国里,水盗来袭

第三十四章:芙蓉国里,水盗来袭

南唐,自古便是大周皇朝风景最为秀丽的国家之一,有“东南明珠”之称。其中山川美景,大江文院数不胜数,是文人雅士游学必到之处,素来有“天下文枢”的美誉,五大书院在这里都设有分院。

秋水是大周皇朝排名前三的大河。自南季山起,流经数十个国家,经南唐东晋奔流到海不复还。

要是有人长途跋涉,乘船顺流直下,是不二的选择。用时短而且安全得多。

乌篷船,独木舟,小渔船,艨艟战船,高大楼船罗列在秋水之上,若从天空俯瞰,便好似千万只大小蚂蚁勤劳协作。

乌篷船小渔船独木舟这些小船,不善于长途跋涉,更何况伏流国到南唐有许多险恶地势,这些小船根本不能经过。只有艨艟战船和高大楼船才能一路平稳

张易一行六人,便是乘楼船顺流而下。

牧天歌不喜跟人打交道,刚一上船就溜进自己房间,读书修行。

张易五人则选择一间茶室,临窗观景,饮茶谈心,好不自在。

楼船内造型精致,各色陈设俱有。什么茶室书房,应有尽有,在各层中央,更有百丈大厅,供乘客举行聚会或者文会。

“这楼船上方挂着书院旗帜,难不成是属于书院的?”风重楼好奇的向陈初见提问,他初次历练,对一切充满了好奇。

张易和乔居正自然也极为好奇,抬头望去。

陈初见点点头,微笑道:“书院培养万千弟子,消耗比豪门巨大得多,自然有许多渠道赚钱,不然拿什么养活我们?这楼船是书院旗下船行研制,高十丈,共有五层,就算是水妖作乱,也很难轻易将其掀翻。”

张易暗自颔首,他举目望去。这五层楼船长逾二十丈,船帆便有数十张,几丈长的船桨更是数不胜数,若是这艘船坐满客人,恐怕能容纳数千人。

真可谓是庞然大物。

最值得一提的是,楼船周身有文气涌动,想必是被哪位进士或者皇家学士题诗附气,就算遭遇礁石撞击,也很难对船身造成损伤。

“果然厉害。”乔居正伸出手赞叹,“乔家也有船房,只是工艺不足,最多建造四五丈高的艨艟战船,却造不出这等庞然大物。”

“你们乔府造船术还比不上我们风府,若是真能造出来十丈楼船,你们早就是豪门了。”

风重楼嘿嘿直笑,对陆红衣微笑道:“陆学姐,你说对吗?”

陆红衣低头品茶,充耳不闻。

风重楼实在有些尴尬,转头对张易道:“阿易,你们张府之前有一座船坊,能够造出十五丈高的巨型楼船,十分厉害。”

“这我也听说过。船坊主是大秦皇朝工家大能,有这等手艺自然能够理解。”张易轻声答道。

当初张府盛极一时,各行各业都极其昌盛。只是后来张府衰落,那位工家大能便选择离开,眼下不知道去了哪里。

大秦皇朝在三大皇朝中最为强大,七大宗门独占其三。武圣战力非凡、梵圣神鬼莫测,工圣更是鬼斧神工,这天下神迹大多都是工家所筑。

陈初见颇有些热心肠,此刻更是提醒道:“就算那位工家大能离开,他留下的那座高达十五丈的巨型楼船和船坊工艺也价值不菲,你一定要保存好。”

只是此话一出,在场的几人脸色俱变,不知如何应对。

陆红衣咳嗽一声,微微笑道:“我跟初见有些事情需要请教牧学长,失陪一会。”

陈初见一脸茫然的被陆红衣拉出茶室。

白裙姑娘还没来得及问话,陆红衣便道:“打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只问你,你在天凉食府犯的错,眼下又记不得了?”

陈初见悟性非凡,自然一下子就了然过来,愣声道:“不会又是长弓陈府……”

“什么叫又是?豪门张府一夕倾覆,极品宝物自然上交给皇朝,但其他东西基本都被陈府纳入自家,否则怎么会这么快便发展成如此地步?”

陆红衣啧啧称奇:“一个普通名门,若不是依靠你父亲的威名,怎么有如此大的胆子,敢鲸吞豪门。”

陈初见面色涨红,眼前这位好友向来对事不对人,说话直来直去,让她此刻很是尴尬,闷声道:“红衣,我父亲多年未回长弓城,张府那件事肯定与他无关。”

“那位德高望重性情高洁,普天之下谁人不知?只是,天下人也都知道,他出自长弓城陈府,待他成就大儒,名门陈府就会一飞冲天,成为新晋豪门,而且还会在短时间内成为顶尖豪门。”

陆红衣丝毫不理会陈初见的辩解,继续道:“不杀伯仁,伯仁因其而亡。初见,就算你父亲胸怀坦荡,却依旧对不起张府,对不起张易;你之后,莫要再犯这般错误。”

****************

张易对陈初见并无怨言,他能够看得出来,这位白裙姑娘心底善良为人正直,而且从小到大都跟长弓城陈府没有交集。

冤有头债有主,这种浅显易懂的道理张易很是明白。

不过白裙姑娘接下来几日的表现,让张易颇为窘迫。

“张易,这是我上船前携带的紫桃,你尝尝。”

张易正在茶室读书,白裙姑娘手捧一盘紫桃,嫣然一笑来到身边。

“张易,这是天安城盛产的墨竹,用来做笔杆极为不错。“

张易正在誊抄诗文,白裙姑娘手持一株墨竹钻进了房内,莞尔一笑。

“张易,这是……”

这样的情况不知过了几次,一天夜里,张易终于忍不住了。

“学姐,前些日子你送来的东西我都放在这边,待会你一并拿走。先生常说,无功不受禄,我不能凭白收你的礼物。”

“学姐你性子跳脱,跟一般女子不一样,张易十分欣赏。这几日,你却拘束自己的行为,没有半点你的风格,不知这是为何?”

张易心知肚明,陈初见必定是觉得对不住张府,对不住自己,方才有这般表现,但此刻也只能只能故作糊涂。

陈初见“啊”了一声,道:“没事。”

白裙姑娘绝对不可能承认,张府倾覆跟自己最为崇拜的父亲有关。

张易微笑道:“既然没事,那学姐就将这些东西收回去吧,我还有读书修行呢,免得到时候遇到水妖,给大家拖了后腿。”

“放心吧,学姐保护你。”张易眼神清澈干净,陈初见只得收回礼物,顺便拍拍胸脯,表示自己会照顾好他。

……

楼船顺流而下,一路上十分平静,直到来到芙蓉国。

芙蓉国原名湘楚国,三万年前,是大周皇朝最为强盛的国家。自古便有“惟楚有才”之说,大贤大儒数不胜数,特别是三万年前,诸多英杰更是联袂而起,灿若星河。

三万年前那场惊世大战的主战场,便发生在湘楚国。那一战耗时百年,打的天崩地裂,河枯石烂,整个湘楚国的地脉都被打的零碎。

天凉碧水那一段虽是最终战场,但论惨烈程度,湘楚一国尤为胜之。那场惊世大战,水妖之所以失败,主要还是在湘楚国损失了大半的力量。

湘楚国当时唯一的大贤曾芙蓉,便陨落在那场大战当中。因其生前最爱芙蓉花,湘楚国尚存百姓便遍地皆种芙蓉花,后来的国主更是将国名改为芙蓉。

秋风万里芙蓉国,芙蓉国里尽余晖。

和那块最终战场一样,自那以后,芙蓉国便成了穷山恶水,是大周皇朝恶徒聚集最多的国家。

秋水上水盗最为密集的地方,便是这段路程。

因为缺乏冬藤叶和青玄草,不能开启大筋的淬炼。张易闲暇时向陈初见陆红衣请教一些问题,晚上便在客房读书修行,经过这一个月的累积,虽然还未开始淬炼大筋。但全身的血肉皮膜已经再度强化了不少,心房的修补更是进度显著。

这天夜里,张易正在阅读从陈初见那里借来的书籍,突然船身一阵剧烈晃动,打断了他的学习。

这座楼船极为巨大,就算是大风浪也掀动不了半分。除非是撞上礁石,才会有这般剧烈的震动。可操控楼船的师傅都是熟手,怎么会撞上礁石?

张易脑海急转,心头一惊,不会是遇上水盗了吧?前两日,张易正好看到关于芙蓉国的历史,此刻这个念头一下子便跳了出来。

待张易走出客房外,大厅内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陈初见等人招呼张易过去。

牧天歌也在几人当中,他的出现更是让张易肯定了心中的想法。他修为最深,经验丰富,是此行众人默认的领队。

“这批水盗当中肯定有贡士,否则就算是举人,也撼动不了这座楼船,咱们千万得小心。”看到张易到来,牧天歌开口跟几人交代事宜,让他们注意自身安全。

张易微微颔首,果然跟自己的猜测一致。

“楼船上有贡士坐镇,我们不用担心。但此行我们的任务是历练,若是你等不惧,可以同我上顶层杀敌!”

话音一落,牧天歌昂首朝着甲板上走去。

儿童健脾胃的常用药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儿童便秘怎么治疗
小孩消化不好怎么办
朝阳治疗前列腺结石方法
昆明癫痫病
朔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张家口治疗前列腺结石费用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好医生在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