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广西贺江重金属污染危及广东铊超标214倍

发布时间:2019-06-24 01:22:22

广西贺江重金属污染危及广东 铊超标2.14倍

SMM讯:重金属污染让广西坐在火山口上。

2013年7月26日,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年中工作会议上,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在提到刚刚发生的贺江重金属污染事件时大发雷霆,表示这次贺州出事是必然的,不出事是偶然的。

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是,2012年初,广西龙江河就曾经发生过一次震惊全国的镉污染事件。那次镉污染事件发生以后,广西共出台1个主文件、33个配套文件,借此开展了以环境倒逼机制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攻坚战,但这未能阻止此次贺江污染事件的发生。

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陈武也表示,如果一两家、三五家污染企业漏还说得过去,上百家企业在那个地方,绝对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近日,《中国经营报》在贺州市调查发现,在矿业开采小而散的广西,不断发生重金属污染事件是与这种生产格局分不开的,更与地方政府在环境保护方面的监管不力有关。虽然广西将在未来3个月开展全区范围内的污染隐患大排查,但这种现状得不到改观的话,广西污染隐患不能彻底杜绝。

贺江重金属污染危及广东

由于下游就是广东,贺江重金属污染危及下游用水安全。

贺江,是广西最着名江河漓江的姊妹江,也是广东重要水源西江的主要支流之一。这条全长352公里、以碧绿幽深闻名的大江,因为两个源头临水、贺水在贺州市汇流,被称为贺江。贺江也被有关专家称为中国最清澈的河流。

从7月1日至5日,在200多公里的贺江江面上,出现大量死鱼。直到7月6日,广西环保厅对贺州市送达的贺江水样进行监测,结果发现,贺州市(即贺江上游)与广东省交界(即贺江下游)的扶隆监测点,水质中镉超标1.9倍,铊超标2.14倍。由于下游就是广东,贺江重金属污染危及下游用水安全,该事件开始进入公众视野。

7月8日,贺州市环保部门在汇威选矿厂找到偷排污水的管道,并将之确定为贺江污染事件的主要肇事企业,该企业业主龚某当即被刑拘。

汇威选矿厂位于贺州市平桂管理区黄田镇清面村的一处山坳里,在当地调查得知,这是个平时鲜见人迹的地方,周边没人知道这个选矿厂将含有大量重金属的污水,通过地下管道直接排到附近一处溶洞里溶洞直接与地下水相连,最终汇到贺江里。

附近一个养殖户廖水生最先发现鱼塘里出现了大量死鱼,与同行通气之后,廖水生将该情况反映到贺江市政府。但在随后的检测中,贺州市环保局没有查出任何问题。7月6日,广西自治区环保厅确认贺江镉、铊含量超标以后,贺州市环保局解释说缺乏必要的监测设备。

7月22日,在汇威选矿厂的生产车间看到4个装满污水的沉淀池。现场一位技术人员告诉,在7月8日的大排查中,贺州市环保局正是发现了这4个沉淀池,才把汇威选矿厂确定为主要肇事企业的。

据了解,按照相关规定,汇威选矿厂需在沉淀池中加入化学制剂对污水的毒性进行中和;中和以后,重金属将变为固体,还须将固体进行深度填埋;汇威选矿厂的污水未经任何处理就通过暗管,直接排到附近的溶洞。

目前,贺州市环保局正在对这些污水进行综合处理。对于已经汇入到贺江里的重金属污染物,贺江市的做法是,在上游设置3个放药点,将化学药品放入贺江,从而中和重金属污染物。

在贺江市设置的二号放药点,看到,这里第一次放药时间是7月18日晚上11:50,也就是贺江江面开始出现大面积死鱼的第18天。

廖水生在贺江上放养了15箱鱼,这些鱼已经损失殆尽。廖水生预计,对他来说,此次污染事件最为保守的损失也在15万元左右。廖水生告诉,在贺州市,贺江江面上的养殖户至少有150户。对于养殖户的损失,目前贺州市还没有明确说法。到贺州市水产局咨询,对方拒绝对该问题进行表态。

据了解,在2013年4月,贺州市开展过39次江河清理整治行动,共计出动工作人员730人次,整治、清理非法采矿、采砂点36个,但3个月之后,贺江重金属污染事件还是不可阻挡地爆发了。

在汇威选矿厂处理善后事宜的一位安监部门官员表示,所有的选矿厂都需要排污,在厂区根本看不到污水是从那里排出去,这个厂怎么会获得环评?

截至目前,包括贺州市平桂管理区管委会副主任周声宁、贺州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长黄强在内的5名官员因为贺江污染事件被停职。

环保监管遭遇地方保护

大多数选矿厂都利用贺江水作业,然后将一道道排污管悄悄伸进贺江。

汇威选矿厂的主要业务是遴选铁矿,调查获悉,汇威选矿厂的创始人叫作韩必存,此人除了在贺州市经营一家矿产品交易的站之外,还在广西北海市、柳州市等拥有多家与矿业有关的公司。

贺州市八达中路69号是韩必存的住所。韩必存的母亲告诉,在7月10日前后,贺州市公安局已经找过韩必存,事情已经讲清楚了;目前,韩必存去印度尼西亚做生意了。

韩必存的妻子告诉,由于汇威选矿厂不赚钱,韩必存经营一段时间之后,将之承包给了河南籍的马老板,后来这个厂又被转让给了贵州籍的龚老板由于贺江重金属污染事件的爆发,龚某已被当地公安机关刑拘。

2013年6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使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开始实施;6月25日,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一家热镀锌厂的企业主因为没有环保手续、非法排放废酸液被刑拘,成为我国环保违法入刑的第一案;在此次贺江污染事件中,汇威选矿厂龚某成为因为环保违法入刑的第二人。

汇威选矿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贵州籍龚某承包该厂仅仅两三个月,刚刚投产就出现了重大污染事件。附近另一个选矿的业主却透露,汇威选矿厂已经搞了两三年,去年曾经看到有贺州市环保局的人到这个厂里来,不知道是怎么通过环评的。

对于此前通过环评的问题,贺州市政府在此前的发布会上表示,汇威选矿厂原来的经营范围是选铁,但后来的承包者私自改变了生产工艺。问题在于,当汇威选矿厂的经营权转让,工商执照、排污证等不需要重新核验吗?

一位选矿厂的业主告诉,广西的矿厂通常是团伙经营,这些团伙在一个地方搞上两三个月,两三千万元的利润就出来了,然后有些团伙连厂房、设备也不要了,换个地方再搞。调查得知,在贺州市,铁矿石的价格高达700万元/吨,即便是半成品,价值也在300万元/吨左右。

据了解,汇威选矿厂仅仅是上游贺江两岸分布的数百家选矿厂当中的一家,其中大多数选矿厂都利用贺江水作业,然后将一道道排污管悄悄伸进贺江;在贺江污染事件爆发以后,这些选矿厂当中的大多数,都因为证照不全,在两三天之内被取缔了。

一位参与取缔行动的官员告诉,我们在马尾河那边统计过,有100多家非法生产企业,这些企业规模比较小,很多甚至算不上厂子,仅仅是作坊而已,在空间上也比较分散。

贺州市国土局一位官员告诉,我们去查的几个厂,有些是有排污证、工商营业执照的,因为虽然这些厂子规模比较小,但毕竟要用电,税收也在政府控制当中。

贺州市拥有丰富的农林资源、水电资源、矿产资源,已经探明的黑色金属、有色金属、稀有金属、贵金属等有60多种,储量也很大,但分布都很分散。当地一位矿主告诉,广西很多矿厂都是鸡窝矿,都是一窝一窝的小矿,很难规模开采,加之处于深山老林,监管部门也很难管理,因此造成了乱挖滥采的局面,这是广西污染事件频频发生的根本原因。

行政不作为

在未来的3个月之内,广西将在全区进行污染隐患的排查治理工作。

以山清水秀闻名的广西自治区,接连发生恶性污染事件,令广西自治区高层压力倍增。

据了解,在7月26日举行的广西自治区年中工作会议上,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大发雷霆,质问这些企业经营需要用电,而且很多矿渣都是从外地运到贺州,当地怎么会不知道?

彭清华表示,这次贺州出事是必然的,不出事是偶然的。去年龙江河镉污染事件发生以后,广西共出台1个主文件、33个配套文件,开展以环境倒逼机制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攻坚战,但这并未阻止贺江再次发生污染事件,这说明一些干部工作不实、作风飘浮,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许多工作还是停留在文件上、会议上、口头上,没有落到实际行动上。

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的安排,在未来的3个月之内,广西将在全区进行污染隐患的排查治理工作,目前已经制定了具体的工作方案,各市县检查工作将由当地政府领导带队,采取谁带队检查,谁在检查报告上签字,今后出现问题就向谁问责的工作方法。

具体到贺州市,一位政府官员私下告诉,这次贺州市已经下定决心要把污染的选矿厂、采砂场搞掉,因为新任市委书记刚上任不久,就发生了贺江污染事件,加上区里也是高度重视,所以一鼓作气全部断掉。

广西自治区防震应急保障中心办公室主任蒙陆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贺江污染事件,如何在机制上监管、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广西自治区正在就该问题进行深入研究。

不过,贺江市当地的多位小矿主认为,运动式的大排查并不能在根本上解决污染隐患问题,因为经济要发展,那些鸡窝矿必然还是要开发的,如果不能有效解决小而散的矿产开发格局,污染隐患未来还将出现。

广西社科院区域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刘若景表示,广西是经济相对欠发达的地区之一,但从龙江河镉污染到贺江重金属污染,与经济发展水平并无必然联系。环境污染事件背后,更多的是体现出一些地方政府执法部门行政不作为,管理水平落后的现实。目前广西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寻求在监管机制上进行完善。

安邦咨询高级研究员唐黎明表示,在中西部地区的中小城市,一些矿主往往与地方政府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运动式的大排查只是逮几个小虾米,很难从根本上杜绝污染源。

优惠券小程序
终端零售管理系统
微商城在哪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